上帝创造的才是“原创”,设计是有想法的模仿

2016-12-26 10:42:52   作者:和旦

— 设计师观点 —

现在大家都在谈“原创”,其实根本不存在完全的“原创”。只有上帝创造的才是原创,人类所有的设计都是有想法的模仿:模仿古人,古为今用;模仿自然,真为假用;模范别人,他为我用。

朱小杰:上帝创造的才是“原创”,设计是有想法的模仿

无论立足国际还是关注国内家具设计的现状与未来,朱小杰老师都是我们绕不过去的一个人物,谈论中国家具原创设计自然亦复如是。

他习惯自称小杰,坚持自己只是“中国的一名手艺人”,原因是不希望自己身上环绕太多虚设的光环。鼓励自己用“明”做事,用“道”做人的小杰,几十年秉承勤奋简朴精神,坚持着一位手艺人的工作:设计、策展、授课和写作。

朱小杰,温州家具学院院长、中央美院客座教授、澳珀家俱与瓯窑儿女艺术总监。米兰设计周“坐下来”系列策展人,中国(上海)国际家具博览会“意思”设计展主策展人,意大利著名品牌CASANOVA的设计师,丹麦KOPENHAGEN FUR的设计师,荷兰WORK的设计师。一位简单善良的“手艺人”。

身兼数职的朱小杰,活脱脱人世间一位心闲的忙人,他很忙,但他的心始终闲着,这是多年用善意与世界接触的写照和“修炼”的成果。

“善”解人意的朱小杰一直认为设计是有想法的模仿,以下便是我与他关于中国家具原创设计的对谈。

对话朱小杰

“我不是原创设计师”

记者:什么是“原创”,您是原创设计师吗?

朱小杰:大家都说,我是家具业少有的原创设计师,其实我并不认为我是。因为“原创”一词的定义而讲是指你自己的东西,没有别人的影子。这很难入手,不可能的。我一直认为设计是有想法的模仿,我的设计几乎都在继承和模仿前人的基础上,加上当代材料、工艺、技术,再加上当今的生活习惯制作而成。把定义理清晰后,一切就会变得很简单。

澳珀家具总部:温州大宅

记者:对中国家具设计现状,您最想说,或者最想“呼吁”的是什么?

朱小杰:中国家具不缺好设计,因为我们本身就有做家具的基因。目前中国设计之所以弱,不是物质缺乏,而是精神上贫穷。要想改变这种局面需要时间以及全民族的努力,这种努力的第一步就是要跨出去交流与沟通。

当每个民族都能在世界的平台上分享资源,享受人类共同的智慧,那么设计的话语权也会变得更宽阔,无地域之分,彼此间的灵感更会碰撞出新的火花。一旦到达这样的状态,那么当前常见的拷贝、低价倾销等不尊重文明的手法自然也会逐渐消失。

“等我死了,再称我大师”

记者:中国家具原创设计模仿和抄袭的现象似乎比较严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朱小杰:现在大家都在谈论“原创”,其实根本不存在完全的“原创”,之前也说了,只有上帝创造的才是原创,人类所有的设计都是有想法的模仿:模仿古人,古为今用;模仿自然,真为假用;模范别人,他为我用。

就像中国汉字虽是定型的并已经使用了几千年,但经过不同作家的重新组合,就成为了他们自己的作品,这就是一种再创造。

澳珀家具总部:温州大宅

记者:当今社会,成名的途径很多,常见许多人一夜成名。设计应该是门艺术,一位设计师名气太大,会不会对创作产生影响?

朱小杰:没人不喜欢名,因为名与利紧紧相连,我从来不认为不好。只不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每一个人的方式都会不同,只是要把握好分寸。

我说自己是个木匠,是因为了解自己,我喜欢树,喜欢木头,所以做木匠会很快乐。也有人称我为木匠大师,我就开玩笑说,等我死了以后再给我吧,活着可不要这头衔,太沉重了。

当下环境有点急躁,有句古话说的好,“心静自然凉”,我将其引申为自我审视,自我了解的过程。因为人类自我认知的失误,整个世界无法静下来。我想重要的是如何停一下步伐,让自己静一静,学会听听自己的心声,这是关键,特别是作为设计师。

每个人成熟的路径都不一样,怎么走,能走到哪里,只有本人具备发言权。但是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心急喝不了热粥,任何事物的成长需要时间与生活的经历。一技之长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对生活的态度。

“没有继承,不可能有创作”

记者:在您看来,一件什么样的家具,才能称得上是“好”家具?

朱小杰:一件好的作品,首先是满足了一种生活的需要,又能用最普通常见的材料来表现它,而且又用了自己喜欢的语言来描述,那才是最棒的。在这个前提下,还要具备三个要点:

①艺术结合科技;②艺术服从功能;③艺术遵循自然

朱小杰作品:酒瓶台灯。用酒瓶重新组合而成。充电电池蓄电,可作手电筒使用。

也可以这样去界定:

①实用性——舒适、安全、耐用。

②独特性——造型、体积、尺度、色彩、材质、结构、工艺、功能等具备整体的可读性,有民族的特点,又能被国际接纳。产品有感染力,在视觉上让人愉悦、触摸中的细腻、使用中的舒适。

③环保性——产品必须与环境协调,这里的环境是指使用的环境与使用者的身份,在制造与使用过程中,应使能源和自然资源的消耗达到最小化,在制造过程应注意污染的严重性,产品在回收时能重复利用。

记者:我们已经有璀璨的明式家具,家具设计是不是也应该“道法古人”?

朱小杰:很难想象一件没有根的设计作品。明式家具直到现在都让中华子孙骄傲,因此中国人身上就有着做家具的天赋与基因。我常因生为中国人而自豪,我们做不好是不应该的。

核心是,我们要在传承的基础上,思考如何让其有着当代的工艺与生活习惯。在设计中如何继承民族文化,这是很重要的。没有继承,不可能有创作。

朱小杰作品:钱椅,他把明式圈椅的精神勾勒出来,认为“有继承,才有创新”。

记者:如果请您为中国家具原创设计提三个建议,会是什么?

朱小杰:首先中国家具行业应该是在品质的基础上发展。设计适合自己民族生活方式的家具,而不是盲目地去扩张。不要太强调原创。

其次,中国家具企业本身需要具有对社会的责任感,在这个基础上才能谈设计,但这种关系往往被忽略。

最后作为中国人,爱自己的祖国,保留着中国人自己的生活习俗,关注当下科技的发展,对设计充满激情。创新是自然的事。


- 完 -

来源: 《古典工艺家具》2016年11月刊


微信公众号:和旦丨微信号:world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