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 | 古代优雅生活的一部分

2016-10-10 12:21:55   作者:和旦

明式家具璀璨夺目,历久弥新。西方艺术从一开始的高度写实发展到现代的抽象,逐渐趋于简约,这与明式家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其演进过程用了四、五百年的时间,而明式家具的艺术成就四、五百年前就达到巅峰,由此可见,明式家具中体现出的设计理念领先于西方几个世纪。20世纪初期的荷兰风格派,在绘画上便开始追求用单纯的色彩和几何形象来表现纯粹的精神。设计上亦追求简洁明快,如格里特·里特维尔德(Gerrit Rietveld)设计的红蓝椅。现代设计的摇篮包豪斯(Bauhaus)遵循“少即是多”的设计理念,与明式家具“计白当黑”的特点契合。此理念的提出者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设计过一具沙发,向明式凉榻表达敬意。

明式家具简约的设计思想,源于中国哲学天人合一的理念,庄子曰:“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明式家具以黄花梨、紫檀等为材,木质坚硬密实,色泽内敛沉静,纹理朴素无华,若山抹微云,气象万千。“美材出山野,哲匠成方圆”经由巧匠之手制作出的明式家具线条硬朗,间架结构简约空灵,传递出一种淡泊精神和从容不迫的气度。明式家具的设计思想源于自然,而其艺术成果又高于自然,二者的和谐统一,为后世追慕敬仰。历代文人追求永恒,月有阴晴圆缺,水有盈亏迂流,苏东坡叹道:“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寄情山水的文人,在明式家具中体味那种洒脱豪迈,“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不仅蕴含着中国文人的豁达精神,更承载着一种不浮不躁的生活态度。

家具是古代优雅生活的一部分

记者:明式家具的稀世精品堪称“选中之选、器美神完”。嘉木堂呈献的明式家具精品与王世襄先生有着什么样的因缘?

伍嘉恩:与王世襄先生的因缘很早,在王先生的巨著《明式家具鉴赏》还没出版的时候,他去英国讲学路经香港,我就已经认识王先生。我当时比较年轻,而且是女生,对明式家具感兴趣,并且开始收藏明式家具,使他们非常惊讶。1985年,王先生去香港办出版书发行式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小的展览实践,其中展览作品的六件套是我从英国、美国家里借出参展的。那个年代大家对明式家具是一种模糊的概念,王先生的书在国内经过一段长期求人家出版的经历才能够得以鉴赏出版。我们中国历史上的家具是被忽略的一个项目,不像古董书画等其它种类的文物被极早的重视起来,一早就有传承有研究。家具是古代生活的一部分,却没有进入研究或者重要艺术品的领域,直到20世纪晚期才被研究。所以,对于王先生,那个年代是颇寂寞的吧。

黄花梨有束腰马蹄足香几

记者:明式家具在材料上、设计风格上与当时时代社会关系、伦理尊卑有很多关系性。

伍嘉恩:在宋代,中国家具已经基本定型,从宋代的书画已经看到非常成熟的明式家具的影子,这就是中国明式家具的榫卯结构。从远古史河姆渡遗址中就已经存在至少40多种比较原始的这种设计理念的榫卯结构。香港中文大学有一个教授40年前出版一本书,就是查到了汉代墓器的榫卯结构,从远古到汉代跟着建筑的大木梁沟一路延续下来,达到明代家具的高峰,这有待于我们后代深入的去研究它的风格设计从哪方面吸收,在文献各方面寻找它的延续脉络。

我们的研究史非常短。王先生1985年出版的书里面才有绘图,解读了内脏榫卯结构。他花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在书里用非常严谨的科学制度去整理了一套公丈名词语言,这两套东西没存在之前,大家是没法沟通的,基本上无法进入学术的领域,审美只能靠外观的审美。所以我们对中国家具研究学习现在才开始,是王先生给了我们工具。我们办这种建设展览,就是希望多一些人首先看到这个外形多么美,然后深入一点,能够慢慢进入研究的领域。

黄花梨有束腰罗锅枨禅凳

“中国椅”为北欧家具设计注入理念

记者:您早年去国外看了很多明式家具,中国明式家具在国外的收藏和研究情况是什么样的?

伍嘉恩:1944年有一位住在北京的汉代研究专家艾克斯,他是辅仁大学的教授,那时候住在北京的外国学者中有人已经留意到中国明式家具这个项目。艾克斯博士1944年就出版了以明式家具专题的手册。当时住在北京的外国人不少,从一九三几年开始,一路到1949年,许多外国博物馆的职员、学者来到中国,他们也注意到了明式家具。1949年政变的时候,这一批人领着他们的明式家具回到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各个国家。这些人他们都是大使,又是大商家又是学者,然后又影响到他们本地圈子的人,部分人更把自己的好东西捐给本地的博物馆,所以在国外友一个非常小的圈子。

黄花梨平头案

记者:日本有一种设计风格是“空”的理念,与北欧现代极简时尚核心的这种设计不同的。明式家具在设计上和西方设计上极简的风格相比,其实年代更早。

伍嘉恩:当然,这一圈人住在北京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国家就是发展得那么极简,所以他们一看有共鸣。我们早它三四百年,他们能够从明式家具中看到包含极简在内的许多其它理念,所以他们才去遵循。这个孤本回到欧洲以后影响很大,1949年以后就已经影响到北欧和美国的家具设计师。当时有部分非常出名的设计师已经在他们的档案中说明是受了明式家具影响。

2006年我们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办了一个展览,当时故宫给了我们四个宫殿作为展厅。我们把德国一个博物馆里20世纪比较早期的家具经典设计师的家具拿过来,又挑了一些明式家具,相呼应的种类放在一起。我们当时借了很多我们认为有影子的家具,他们借过来的展品保险费居然比我们一批明式家具还要贵。可见,他们是多么的重视“中国椅”。比利时王子过来支持开幕式。

黄花梨髙靠背大四出头官帽

记者:他们对中国家具史、对中国文化不了解,为什么还那么痴迷?

伍嘉恩:我们明式家具是文物中的中国、文化的使者,它们的设计能跨国际、跨时空。它们的造型和我们现代人的生活融合得非常舒适。我在太多地方见到这种家具了,欧洲的皇宫、古堡等,在那里,他们显得很优雅,一点也不冲突,一点也不霸气,家具上方的墙面上挂着毕加索的画,一个明式家具一个椅子在旁边多么和谐,这就是文化的融通。

黄花梨两撞提盒

记者:从明式家具谈到现代的家具风格,我们有一个不完全统计,住别墅的群体中,他们家庭的装修80%是欧式的,配置的艺术品也是西方的当代的风格,剩下极少数才是中式的装修。现在越来越多的在转变为家里是极简或者有茶室,甚至中国文化韵味的家具。

伍嘉恩:这是个转变发展的过程。他们最初大宅18世纪开始建的时候也是统一18世纪的家具大画家的画,后来慢慢体会到艺术品的相通,能够自己作主去摆放大宅的东西。

明或清前期 黄花梨卡子花栏杆小架格

中国新藏家追求高贵典雅的明式家具

记者:中国的藏家是注重材质更多,还是造型更多?

伍嘉恩:当然是造型了。我用一个黄花梨木做一个现代家具,有人要,做什么意大利的东西有没有人要?用黄花梨做一个沙发吧,行不行呢?当然得看形状了。

这样说吧,明式家具传世品绝大部分是黄花梨木做的,因为它非常稀少而且精美,所以大家向往那个明式家具,但不是因为它材料是黄花梨,首先还是看家具的造型。明式家具是经典的,真品非常稀少,它的传世精品中载体绝大部分是黄花梨木做的,而黄花梨木自己本身非常坚实,它有天然的光泽,也有醒目的纹理,所以喜欢明式家具的大部分体会到黄花梨木的好,大家就去用新的黄花梨去仿制。这个过程中。大家说这种东西叫黄花梨家具。所以要分清楚一个是文物,一个是仿制的家具。我认为中国收藏家具的人不一定以木材为主,不过大家的确是用好的黄花梨木材做了有美妙设计的中国家具,所以坚称说“黄花梨家具”,这是一个因与果。

黄花梨瘿木圆角木轴门柜

记者:从家具拍卖市场上最近几年的表现来看,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关注明式家具。它在大陆收藏的市场情况是什么样的?

伍嘉恩:这五到十年发展得很厉害,从没太多人关注到现在非常非常热衷的一个圈子,一见面喝茶就谈家具。现在慢慢往外扩散。在香港非常多收藏中国文物的收藏家,这些是真正的收藏家,收藏了几百件青花明清瓷等等,他们有一两三件家具觉得非常美,但不是家具收藏家。中国的圈子刚刚发展到这个阶段,别的领域开始留意了。我家里挂了一些齐白石的画,做这个展览用了现代年轻画家的作品,就是希望留意年轻画家艺术家作品的群体也留意一下我们古代的文物。


- 完 -

来源:搜狐艺术


微信公众号:和旦丨微信号:worldd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