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依然逃不离你已然厌倦的生活

2017-04-11 21:16:15   作者:目林寺话


厌烦,是没有思想的思想,却需要人们竭尽全力投入思想;是没有感觉的感觉,却搅得正常卷入的感觉痛苦不堪;是无所期待时的期待,并且受害于对这种无所期待的深深厌恶。

对一切的厌倦,这样的情绪,像流沙一样吞没着现代人。

从微观方面说,这是一种个体体验,是对世界的乏味,对生存的不适,对活下来的疲乏不堪。

在宏观层次,则可以将其列为现代社会的产物,是伴随现代性凸显出来的典型现象。

自从波德莱尔喊出无聊已经成为世纪流行病开始,这个感觉像是挥之不去的恶灵,烧灼着各类人群。

我曾经写过一个词叫“腻生活”来形容这种状态,无非就是指代人们对工作对生活的倦怠,一种吃多了想吐,过多了想逃的感觉。

究其原因,大概是两种观念的纠结,是两个世界的分离。

我们无法逃脱世俗框架赋予的意义,还得追求大家眼里的成功,还要想方设法追求房子车子面子;

我们又希望能够活出点自我,希望能够跟随自己的生理和意愿过出有些意思的日子,偶尔还要琢磨点诗和远方。

有预期,才有落差。

有想象,才有挫败。

当用自我意愿来衡量现实生活时,就会导致无意义感和幻灭。

幻灭感升起了,厌倦感就出来了,做什么都没劲,做什么都是空。

于是,懒得交际,懒得探索,然而,又不能下定决心去逃离,恶性循环就这样形成。

不跟外部世界打交道,刺激减弱,无聊感加剧。

厌烦情绪蔓延,又使得自己不再想去寻求外部刺激。

两难困境,不是吗?可这才是现代社会的宿命。

一边是意识的苏醒,一边是还没挣脱的禁锢。

一边是我们试图有所不为,一边是我们在现实中不得不为。

一个对生活困逼有所醒悟的人,感到自已被锁链困在一间宽大的牢房。

锁链本可以从肢体上脱落并且任他逃走,但他担心这种脱落会带来伤痛。

又或者,他需要牢房给他确定的意义以及可循的模式。

他害怕未知的空间过多的不确定性,

他害怕外面的世界过于广袤,

望不到边界,比囚牢里的绝望更为绝望。

我知道,你们都在幻想一扇门,一扇起着隔断和切换功能的门。它既参与边界和意义的规定,又可以提供进出和转换的自由。它既不会让你面临无尽的空洞,又不会让你彻底绝望于藩篱。又或者,你根本不需要出去,你要的,只是有个门口可以容你张望,可以让你想象荒野。


你以为你拥有这扇门,事实上它根本不存在,你所看到的,只是你的想象在墙上的画影。想要出去,你需要用决心的铁锤,砸开重重的围墙,并做好准备,在荒凉旷野,你依然可以建构你的精神。


只是为了更新而更新,十年前的旧东西,凑数,不代表个人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