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平生最得意的一首诗,恐怕你真不熟悉

2017-03-30 22:38:54   作者:目林寺话

某日苏州,疲惫困顿,徘徊街头,路旁海棠数株,拍来几个花朵,并寻着东坡黄州时期海棠诗一首,倒是有些提神。东坡自认此诗,“云吾平生最得意诗也。……雨中有泪亦凄怆,月下无人更清淑。此两句,乃吾向造化窟中夺将来也”。

黄庭坚《跋所书苏轼海棠诗》:“子瞻在黄州作《海棠诗》,古今绝唱也。

纪昀点评道:“风姿高秀,兴象微深,后半尤烟波跌宕,此种真非东坡不能,东坡非一时兴到不能。”

东坡对所述海棠亦情有独钟,每年春天,又是看又是想,整整五年,其在《游定慧院》写到:“黄州定惠院东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岁盛开,必携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寒食帖》中也提到:“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闇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大抵是对幽独海棠的情感投射。东坡就真喜欢了海棠这个花种,其他时期亦有海棠相关诗词,如:“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濛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夸营妓李琪亦是以海棠为喻:“东坡七载黄州住,何时无言及李琪?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留诗。”据说,后来东坡还携带了几株海棠到江苏。《永定海棠记》载:“东坡乞居阳羡,携其花至,而天远堂主人邵民瞻与之游园,传其种,而宜邑始有西府海棠”,到今天,宜兴还有东坡海棠园,其间大海棠,传是东坡手植。以上文字纯属整合,标题模仿当下的热闹。特此,摘录黄州海棠诗与诸位分享。


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

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

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 

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

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

自然富贵出天姿,不待金盘荐华屋。 

朱唇得酒晕生脸,翠袖卷纱红映肉。 

林深雾暗晓光迟,日暖风轻春睡足。 

雨中有泪亦凄怆,月下无人更清淑。

先生食饱无一事,散步逍遥自扪腹。

不问人家与僧舍,拄杖敲门看修竹。

忽逢绝艳照衰朽,叹息无言揩病目。 

陋邦何处得此花,无乃好事移西蜀。 

寸根千里不易致,衔子飞来定鸿鹄。 

天涯流落俱可念,为饮一樽歌此曲。 

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那忍触。

——苏轼  元丰三年 黄州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